伞响HIBIKI

可爱迷人世界第一青春无敌美丽善良快乐健康魅力四射的夏日时间限定反派角色

【狮心组】Electrified

谁会在那之前明白什么只身一人的错愕,

你说是不是。


Electrified  文/伞响


tips:狮心组/非cp的组合向创作练习/原作衍生胡编乱造瞎补充/满是私心的妄想


*是基于作者对目前国服剧情以及官方小说的了解进行的写作。

*无数漏洞与糟糕的行文,只是练习。

*不接受任何评论或转发/转载里狮心cp向的讨论


*


一接近海边就会让他想起月永雷欧,这个说法是不准确的。事实上,自从那一次在对方家里见到那副凄惨模样之后,他已经不怎么想起他了。


呃,至少没有以往那么频繁。就像他也不再常去月永家做客一般,他只是不再这样做了,没有理由。这次只是正巧走在海的附近,甚至不是同一片沙滩。他忘了把Ipod带出来,两手插在口袋里,漫不经心地踩在松软的白色沙地上。不远处有个倒在沙子里的人,身旁堆着啤酒的易拉罐。


是游荡的醉鬼,可现在是下午四点。他皱着眉,看到对方呼吸不顺地爬起身又倒下,摔进一旁的积水坑里,嘴里哇啦吐出消化了一半的内容物,在深色的水面上漂浮扩散。他条件发射地作呕,别开了视线。


明明是这样美丽的一片海,总有些人要煞风景。他望着海水与天空分明的边界,停住了脚步。


*


月永雷欧是个满脑子都是鬼主意的坏东西。之所以说他坏,是因为那股孩子气的顽劣深入骨髓,而濑名泉恰恰对这一点束手无策。说是顽劣好像也并不怎么恰当,但有最初那段时间,濑名泉的确是这样想的——一个不知天高地厚,目中无人,一心创作所谓的名曲的——后来发现只是很傻。


当一个人被赋予了某种天分,另一些天分就会作为交换被夺走,月永雷欧失去的是融入人群的能力,某种意义上讲愤世嫉俗,并会因为一些在他眼里微不足道的小事感到格外难过,夸张地大喊大叫捶胸顿足。更严重的问题是,这个人不听别人讲话,对于濑名泉来说,这非常糟糕。


这些性格因素带来的问题从一开始就跳出来在两人眼前耀武扬威。


“今天放学之后濑名想去哪儿?我们一起走吧,我要去商店街新开的点心铺,小琉可最爱吃的点心不买回家可不行!那是作为哥哥最无能的不幸!到时候大门口见吧,哇哈哈哈哈哈哈哈——”


叫人头疼。首先,他不想去什么点心店,橱窗里摆着的尽是高糖分的东西,即使少糖的点心也没有什么营养价值,作为专业的模特,他不打算吃那种东西。其次,月永雷欧总是这样,开口先问他想去哪儿,然后一刻不停地把后面的事都说定,最后不等他回答就径自跑开。这才是最让人火大的部分,一个傻瓜。他握紧了拳头。


虽然放学时他还是站在大门旁,倚靠着墙等候,等着对方兴冲冲甩着书包跑出来。


*


他发现自己已经盯着海面看了很久,转回目光时,那个男人还在吐。


看起来并不非常年长,大概是什么二三十岁的普通上班族。他想。


水坑里的漂浮物颜色怪异,他再次让目光避开那些东西。


*


“啊哈哈哈哈浮潜!我最喜欢浮潜!这个季节去很舒服,而且可以看到鱼群,啊,洋流的交响乐,鱼鳞是上天暗示给我的音符!Inspiration~来吧濑名,我们明天就可以去吧!”


“所以真的说够了吧?我什么时候说过我明天很有时间陪你胡闹了……”


“濑名!在灵感主动敲门时不把握住机会可不行,因为平时她们都是娇滴滴的小姑娘,害羞地躲在大脑的混沌里……你想去哪里?我们就去浮潜!浮潜~海洋的声音,呜啊!涌出来了!”


那是临近周末的一天,下课时间,月永雷欧挥舞着一张传单,他狐疑地凑过去看,发现那是一个名为“浮潜梦幻体验团”的短项目,正在四处寻找参加者。


“我看看……费用倒是不怎么贵,不过对我到底有什么好处啊?”


对方又给他说了一大通,大抵不存在任何逻辑,只是些胡言乱语,掺杂着关于灵感与音乐的细碎感叹。最后他仍然被说服了,因为不想再听他瞎扯乱编——以及自己明天的确没什么事,去浮潜或者也是个不坏的选择。


到了船上濑名泉开始后悔,他早该知道便宜的价格代表着什么:分发的装备都极其简陋,只有能遮住大半张脸的黑胶潜水镜,以及一根边缘发黄的塑料呼吸管,两者都散发着一股廉价刺鼻的化学原料气味。


“这什么啊,我真是被驴踢了脑袋才会答应你来这种地方浮潜,早知道就自己先去买一套了……真不想用这样糟糕的东西啊?”


“别抱怨啦!灵感的源泉近在眼前,我要做好心理准备,用最高的礼节来迎接!我命令你,我的骑士,先下去为嘉宾铺设红毯——”


“别在这种大庭广众之下说这么奇怪的话,你就不感到害臊吗?而且我还没——”


话还没说完,他感到背后有一只手推了他一下,原本他就站在船缘,这下直接摔进了黑沉沉的海水之中。呼吸管在嘴里没来得及固定好,他猛吞进好几口海水,呛得两眼发黑。盐阻塞了他的声音,敷在喉口火辣辣地疼着,他手脚在水里胡乱外划,然后直接吐了。大堆的浮沫与不明成分的渣滓漂浮在海面上,被波浪一点一点推向离船更远的地方。


靠,太丢人了,而且很恶心。他抹了一把嘴,忿恨地盯着仍然坐在船边的始作俑者。下一秒月永雷欧也跳了下来,差点撞在他身上。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居然呛成这样,真不好意思!被吓到了吗?”


“你根本没觉得很抱歉吧?我自己会下水的谁要你——”


“因为濑名磨磨蹭蹭的!要是灵感小姐生气了,那可是全世界的巨大损失!”


“不要再提什么奇怪的灵感了,我现在就想掐死你啊?”


“唉,你太容易生气了。这样可不行,因为你会错过许多好事情!比如现在,快把头埋到水下面,这才是我们来到这里的目的吧。”


“哈?我凭什么要听你的,而且不用你说我也知道浮潜是怎么一回事。”


“那就快下来看!”


话音刚落,月永雷欧就闷一口气,将脸埋进了海水之中,双腿扑腾游开了。他皱着眉,眼前的海域颜色令人起疑,即使真潜进水里或许也看不见什么——但是又有什么损失呢,反正来都来了,而且还那么狼狈地吐过了——他甩了甩头发,深呼吸,然后钻下去,冰冷的海水没过他的发顶。


他闭着眼,看不见泡沫与波浪,看不见月永雷欧,看不见任何东西,也感知不到除了海水以外身边是否有任何其他物质存在。有那么一瞬间,没来由的心悸笼罩了他,让他像只突然发现自己身处鱼缸之中的寄居蟹,只想缩进背后的壳里。


然后他睁开眼睛,眼前是墨绿晕染的海底,以及点缀其中的珊瑚与鱼群。那是一座远比想象中平庸的海底都市,具备一切纪录片里会看见的形状与轮廓,却缺乏鲜明的颜色。月永雷欧在不远处,手向他摆动着,一下一下。他眯了眯眼睛,决定挪到他身边,他向他游去。


*


“我的梦想没有了……老板!……升职机会……!像瓷娃娃一样被鳄鱼皮鞋底碾碎了!”


那个倒在沙子里的男人在喊着什么,大概是这样的字眼,但是他懒得去细听。对方的领带淹没在脏兮兮的泥土颜色中,衬衫也被糟蹋得不成样子。


那是相当不堪的画面,眼泪只是其中最不起眼的一点修饰,恶臭和脏污才是主角。他又瞥了一眼,不知为何想起了另一个人的哭颜,那副表情决不比现在看到的那张脸好看多少。月永雷欧曾也像这样蹲下倒在他面前,哭的连鼻涕都冒着泡四处流窜。但是那一天,走丢的理智不仅仅属于月永雷欧,同样属于濑名泉。


事情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呢?他只是简单地这样想着,感受漫无边际的世界溃烂流脓。最初的感染点就是两人身处的那场大雨,水可以冲刷洗净一切,包括疼痛和后悔之类的东西,但是无论如何都没法令人原谅过去。他的骄傲抱负,他的满腔热情,他对未来的所有期待,就这样在一个普通的潮湿的日子里化为乌有。


但那不是一个例外,回忆一直以来都充满了潮湿的气息。无论是最初交握的微微濡汗的手心,还是后来一塌糊涂的浮潜经历,或者是一切分崩离析的那一天——还有他后来去拜访的月永家。那座房子仿佛变成了一株什么病怏怏的植物,以月永雷欧为中心,所有的东西都在腐坏,散发着引人怀念却不能再靠近的味道。


而濑名泉不是一剂能够杀灭所有害虫的良药,他知道他不是,一直都知道。于是他只好努力满心不在乎地走开,然后等待,自己也枯萎于等待。问题在于即使枯萎了他还是得等,直到他等不下去了也还是要等。


“所以呢?”他喃喃自语,对着那个已经什么都听不进去的男人,“那又跟我有什么关系?”


他冷酷地迈开步子,没走两步又停了下来。


“快回家吧先生。”他说,然后继续走。


快回家吧。


*


在DDD上遭受惨痛打击之后,整个Knights都在为重振旗鼓而努力,这已经是这个星期的第三份志愿工作,他忙得腰酸背疼。


虽然组合的指挥权已暂时移交到鸣上岚的手里,他还是得事事多个心眼,谨慎又克制地观察着现在的Knights,无声地辨别它前行的航向。他感到有东西在平滑的表面下暗暗涌动,现在的Knights就像抹好了奶油的一块多孔蛋糕,有东西在里面孕育着,他不知道会是甜美饱满的内馅还是令人作呕的虫巢。他只能看着,竭力将它和自己的未来一起把握手中。


没有月永雷欧的Knights到底是不是Knights?他趴在桌上休息时突然想起来这一茬。看着朱樱司和鸣上岚仍在整理服装的背影,他突然又茫然了。


或许仍然是Knights,就像一堆沙子拿掉了一粒还是一堆沙子。他摇了摇头,尝试让自己睡一会儿。最后入睡之前他突然想起来,沙子好像一共就只有五粒,而且是分散的,从来都不是一堆。


那这也太傻了吧。


“为什么那家伙还不回学校,真烦人。”


*


终于如愿以偿入睡之后,见到的却是他不怎么想在梦里看见的人。对方笑嘻嘻坐着课桌,腿一伸脚就踩在了墙面上。他在自己的腕上画了一只手表,描线描得津津有味,然后用哆唻咪标了刻度,这样一天只被划分成七份,用他的话来说,可以更简单地安排自己要做的事。每一个小时都要思考的话,那一天就要思考二十四次,这实在是太浪费时间了,是对天才的能力的亵渎——至少用他的话来说。


这简直像是在对整个世界的固有规则宣战了。他想。


“濑名,你今天想去哪儿?我们——”


“麻烦你直接告诉我你要去哪里好吗,反正到最后你也不会听我说,前面的话是多余的吧?”


他又听到这么说,不耐地打断了他。月永雷欧很委屈地哇了一声。


“不问问你的意见可不行啊,虽然必须听从国王的意见,可骑士自己也要有想法。”


“你从来都不听我说话的吧?我有想法又怎么样,你考虑过我的想法吗?”


“可是你必须要看着我呀,这难道不是一个合格的骑士的责任吗?比如,万一暴君突然想判自己去死呢?”他笑嘻嘻地问,“你还要听从我的意见吗濑名?”


回答他还是思考了一下,虽然包括这个部分在内的对话全都蠢透了。


“第一,你不会想。第二,我绝对不同意。第三,你脑子可能有点问题,但这是做梦,所以有什么话等你现实里回到学校来再说。”


对方蹭糊了那只画得很拙劣的手表,满意地点了点头。


“这是约定,我的同伴,我的好友,约定。”


月永雷欧朝他挥舞着自己的小拇指,凭空比出了拉勾的手势。一切都可以到时候再说。


*


他今天真的挺累了,他不怎么想做梦的。


有些事情人们不会记得,因为它们不怎么重要,而有些事情人们会永远记得,即使它们不怎么重要。那个人总是一直笑着,那种不知道是真傻还是装傻的大笑,连其他年级的人都会对这种笑声印象深刻。只是这座梦之咲学院,这片欢声笑语的海洋,这篇青春乐章的合奏中,已经不再有月永雷欧的声音,也不再有月永雷欧这个人了。


所有人都对此毫无察觉,除了他。


除了说要放手前进,却仍然在脑海深处死死握紧回忆的碎片的他。


快结束吧,这都是些什么乱七八糟的,明天不是还要上学吗?这样想着,他翻了个身,强迫自己清醒过来。


然后迫不得已进入另一个梦。



*


他侧着身子,在拥挤的森林里前行,厚重的灌木阻碍他的脚步,小径两旁的巨木与巨木合缝得严严实实,不留一丝能让他钻出的缝隙,他只好在这条路上一直走,脚步仓皇。直到走近某一片灌木,他停下了脚步,因为他看见了它——一只如太阳般火红的甲虫,静静伏在树皮苍老的褶皱间。


他轻轻地扒开拦路的枝叶,俯身下去,长久地凝视。


这时候有人从他背后悄悄走开,永远走开。而在那之前,他已经独自在森林里徘徊千百年,没有出口,没有遇到任何人。



*


“对吧,有很多事是这样的,我们其实可以理解,但就是不能接受啊。”


*


“这次你想去哪儿?我们一起走吧。”


他还是再次醒来了,这次眼眶与回忆一样潮湿。他在半睡半醒之际听到熟悉的声音,不知从哪个角落传来。他克制着翻涌的情绪,耐心等待着,没有下文。


“你想去哪儿?”它又问了一遍,他终于确信那是一个问题,而不是对方毫无意义的开场句。他揉了揉惺忪的睡眼,决定认真地回答一次,仅此一次。


“任何你想去的地方,王。”


-fin-


写完了练习……!对这两个人之间微妙的关系眼馋很久了,但是无论如何也想象不出谈恋爱的样子,选择无cp的组合向进行创作。


对我来说他们之间始终保持着隐秘的联系。是斑让消沉的leo重新回到正常的轨道,是司让他找到了归队的意义,但是狮心这个组合里,他们两人对彼此意味着的东西更加晦涩,比起大开大合的瀑布一般的激情告白,更像是高山峻岭上终年缭绕的烟云。淡薄缥缈挥之不去,随着一步步攀高,逐渐充盈发酵在每一口呼吸。


但果然还是没法想象恋爱,没有很特别的理由反正就是,想象不出来,单纯地,然后也不太能吃恋爱(。)他们还是保持这样的关系就好了,对我来说。


因为不是cp向应该不会有什么人读了反正是羞耻的练习作(???)感谢包容!


评论
热度(42)
©伞响HIBIK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