伞响HIBIKI

可爱迷人世界第一青春无敌美丽快乐健康魅力四射的夏日时间限定反派角色

【泉岚】乙女式恋爱塾(1)

虽然教学方法从一开始就错位了,好在结果不坏。


乙女式恋爱塾     文/伞响


tips:泉岚/一点leo司/一点凛绪凛/纯砂糖/给坑的感谢点文/Knights剩余三人努力当红娘的故事


*Leo司和凛绪凛的量比较少,只在文前做雷点警示,不打tag占位。

*几乎是往恶搞的方向在写的东西,基本是对话,请带着轻松愉快的娱乐精神来欣赏。

*各种意义上来讲的巨雷无比的无脑文,真的很雷。

*至于两人本身,大概是双向暗恋吧。



序章:心跳~让雪藏的恋爱之情绽放的冬日作战!



“很奇怪。”


“嗯……很奇怪。”


“这绝对很奇怪吧!”


朔间凛月睁开迷蒙的双眼,看见队里的末子正在被炉旁来回踱步,嘴里念念有词。他皱了皱眉,阳光大好的冬日下午正适合在被炉里窝着小睡,然而自己的队友却在耳边不断制造噪音,这真是对精致睡眠的侮辱啊——这样想着,他伸出手抓住了朱樱司的裤脚。


“小朱……你在干什么啦,好吵,睡不着了。”


“凛月学长才是,这么好的下午不应该用来在被炉里偷懒,趁着这个机会快点起来吧!”


对方不满地扯了扯自己被拽住的那条腿,朔间凛月眨了眨眼。


“看起来有什么心事呢,最近发生什么让末子感到困扰的事了吗?”


“欸……虽然,虽然说确实是很疑惑,但也说不上困扰。司只是,只是觉得自己被濑名学长区别对待了,感到非常的别扭。”


那个濑名泉居然还会在朱樱司身上实行区别对待啊。他挑眉。


“说说看嘛?”


“每次我的snack被发现的时候,濑名学长总是冷哼一声,就把整袋东西全部收走,连解释的机会都不会给我。虽然濑名学长是如此的可怕,像恶鬼一样,不,简直就是恶鬼,但是我仍然坚定地告诉自己,这是濑名学长为了我的体重着想,是一位负责的好前辈……”


朱樱司说到这里,右拳紧紧握了起来,用力地击打了一下左手的掌心。


“但是!上次我看到了!鸣上学长在吃snack的时候,濑名学长与他居然像小孩子一样,因为这件事开始斗起嘴来了哦!你一言我一语,虽然很责备的样子却根本没动手去拿走鸣上学长的snack,最后竟然什么也没发生地,一起吃着snack走掉了。”


“是鄙人朱樱司被濑名学长过分地小瞧了自控力,还是说可怜的鸣上学长陷入了濑名学长恶毒的放任增重的阴谋呢,唔唔,无论是哪一种都太可怕了!濑名学长甚至不屑于语言训斥我,却可以跟鸣上学长拉锯那么久……果然,果然是司的幼稚让他对我失去了信心吗?”


“这样想着就觉得非常confused,可是这又实在不像是濑名学长平日公事公办的风格,真让人困惑啊……”


朔间凛月打了个哈欠。


“没什么需要疑惑的啊,像阿濑这样的年轻人,就是很喜欢嘴上欺负自己喜欢的对象,然后身体却很诚实地跟着对方的步调来呢……哼哼~”


“原来如此,感谢凛月学长为我这番解惑,司现在已经——诶,诶……??!”


看着眼前站着的人仿佛受了什么重大打击一般,瞠目结舌的样子,朔间凛月又打了个哈欠。


“好麻烦,我要睡了,王,听得到吗——给末子解释一下——”


大约是拖长的尾音在室内过于分明,月永雷欧一下子从桌前抬起了头,然后想起了什么一般,手掌一拍笔记本,爽朗地大笑起来。


“哎呀,朱樱竟然还不知道,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这样正好!问题的答案就是要迟一点揭开才有意思,这才是故事的正确发展!”


末子浑身颤抖:“请,请continue。”


“那我就说啦!荒谬又叫人心碎的答案是!当当当!濑名喜欢鸣的事情,早就已经是公开的秘密啦!”


“这,这种事我从来没听说过啊!!!!”



朱樱司·月永雷欧·朔间凛月的场合   Act-1


“我站在摇曳的思绪彼端凝望,而在这无果恋慕的尽头——是你美丽的微笑在耀眼地闪烁。你紫色的双眼,那是我痛苦与快乐共同的源泉,每当话语要将心情泄露,我便将其封缄,止步不前。”


“而现在,就是现在,这个时刻,如果你也——啊啊快饶了我吧Leader,我实在是读不下去了!”


朱樱司手里攥紧了月永雷欧刚刚递给他的几张稿纸,忿忿地盯着年长的始作俑者。朔间凛月从被炉里抽出手,接过那些写满了东西的纸片——然后挑了挑眉毛。


“王怎么会突然有兴致写这种歌词啊——新的粉丝福利?”


“不,不是这么回事……”他眼看着红发的末子突然气势萎靡下来,悻悻挪到在写字台上奋笔疾书的月永雷欧身边,”Leader……稍微理我一下,凛月学长的问题我该怎么回答?”


“嗯?凛月?哈哈哈哈哈哈哈这样重要的事情,当然是实话实说啦——凛月!是新来的拜托我帮忙想办法——在帮濑名追鸣噢!”


被炉以肉眼可见的幅度狠狠摇晃了一下。


“Leader!你太大声了啦,万一鸣上学长或者濑名学长在这附近的话……呜哇!我无法想象其严重后果了!濑名学长绝对会笑着把我跟你摁到角落去面壁思过的啊!”


“阿濑不会把王按到那里去的,毕竟墙壁可是公共设施,惩罚不成反而要清理涂鸦的话可就麻烦了……所以小朱只用担心自己就好了?”


“……这话一点令人安心的成分都没有啊。而且司只是实在看不下去那两位学长现在的感情状态了,凛月学长也有察觉到吧!我不自量力地想要给予一些微薄的帮助,只是这样而已。”


朱樱司懊恼地叹了口气,如果说月永雷欧没有注意还有可能,但以朔间凛月的敏锐,他当然知道这是怎么回事了——尤其是其中灰色头发的那一位,口是心非的习惯在这种粉色情景中被最大化,就算天塌了下来,濑名泉也不会将对鸣上岚的真实想法透露出一个字,更不用提表白后发现是两情相悦,皆大欢喜的可能了。


“嗯,小朱的想法我明白了,说句实话,阿濑是那样的性格,害得小鸣那么辛苦,老人家有时候也看得很急啊——但是,刚刚那个歌词是怎么回事?”


“这可完全是Leader的主意。”末子又开始叹气,转而抓着月永雷欧的肩膀开始摇晃,猝不及防的动作使得对方手中的圆珠笔差点摔到桌上,“Leader你看!我都说了这种做法不可以了!以濑名学长的性格,怎么可能答应唱这种歌词,只是读出来都觉得羞耻得要钻进地里了……”


“这有什么不好的!音乐!旋律!Melody就是传递感情最好的渠道!精灵会将这份心意挥洒在音符之间,而被选中的爱人终将迎来美好的结局!啊啊,暗恋,无法说出口的感情!濑名不愧是我的骑士,他提供的东西真是灵感最好的肥料!现在的话让我写出十首,不,一百首都没问题!”


月永雷欧大叫着,差点跳上写字台,要不是朱樱司抓着他的卫衣兜帽,他肯定已经这么干了——然后下一秒抓起掉在一旁的笔,在自己的袖子上狂乱地书写。


“等下,笔记本在这里,不要在奇怪的地方创作,要是不小心洗掉了,还等着曲子的大家会很困扰……凛月学长,请来帮帮我!”


“叫老人家腰酸背痛地起来料理正在玩耍的小孩子,不是很过分吗……也就是说,王是打算让小鸣和阿濑情歌对唱了?”


“呃,嗯,大概是那个意思……但是要说成是专辑的下一首曲子,不被察觉地进行,之类的。”


总算将笔记本塞进月永雷欧的笔下,他挥了把汗,朔间凛月也难得从被炉里钻了出来,若有所思地盘腿坐着。


“虽说如果告诉阿濑他们,这个是为了新专辑的热度创作的粉丝福利曲,他们也会接受就是了……不过,真的能起到预想中的效果吗,如果一开始就告诉他们这是’工作’的话。”


“诶……我,我倒是没有考虑到这一点,凛月学长也说得有道理。如果一开始就当成工作来完成,大概营造不了气氛吧……果然我还是太不成熟了。”听到这里,朱樱司的情绪一下子低落许多,“还是要想点别的办法才是,不能让Leader继续胡闹了。”


先收拾下被月永雷欧刚刚尝试登上写字台的动作弄得乱七八糟的桌面吧。他这样想着,目光扫过摄影棚的门口——有几张纸在混乱中被掀翻到那边去了。朔间凛月打了个哈欠,准备再次睡进被炉里。朱樱司小心翼翼地跨过他的手臂,准备将乐谱捡起来。


就在这时,门突然开了。突如其来的变故吓得朱樱司脚下一滑。


“呃嗯?!”


“刚来就让我听到这样奇怪的闷哼,好好的下午在吵嚷什么啊,司君?”


“没有,只,只是Leader在作曲,司刚刚被曲子的精妙之处惊艳了!因此不由自主地发出了感慨!”


真糟糕,他甚至可以听到朔间凛月在憋笑的声音。月永雷欧倒是毫无察觉地继续他的创作,濑名泉瞥了一眼那边的写字台,大概是相信了这一番说法。太好了——他刚想松口气,就看见对方弯下腰,捡起了地上的乐谱。


“等下濑名学长,不要看那个——”


“嗯?”


濑名泉疑惑地打量着眼前的乐谱,读到歌词时眉头明显皱了一下。


“这是王写的?平时他不会创作爱情题材的曲子吧?”


“那个,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呢,可能是Leader突然心血来潮?”


朱樱司慌乱地解释着,那边被炉里的人已经笑到快要控制不住自己的声音了。快帮帮忙啊凛月学长!他在心里大喊着,然而对方似乎也没有想到什么好的解释,于是装作自己已经睡着了一般缩在里面,干脆连头都不探出来了。


“是这样吗,王?这个是你给新专辑写的曲子吗?风格跟往常很不一样,不知道粉丝会不会因为变化太大而不满啊……各方面都得考虑下吧?”


月永雷欧听到这句话,终于抬起了头,茫然地看着站在门口的两人。完了完了,让Leader自己来解释的话,搞不好就像刚刚告诉凛月学长那样,爽快又大声地说出来了——这是朱樱家的末日,对不起父亲母亲,从此家门无后,是我朱樱司不孝——正当过往人生的追忆与对家人的愧疚一条一条滑过他的脑海中,准备闭上眼睛接受事实时,坐在那边的人终于开口了。


“噢噢,那个啊——那个是我以新来的作为对象写的情歌啦,情歌!”


“……”


室内陷入了死一般的寂静。


首先打破平衡的是闷在被子里的噗嗤一声,朔间凛月大概笑得眼泪都要出来了吧——濑名泉的眼睛瞪大了,朱樱司的眼睛瞪得比他更大,嘴因为惊讶呈张开的状态,以及即使现在有苍蝇撞进去也不会合上的呆滞。


“Leader!!!!!”


“啊,原来是这样。”率先恢复冷静的仍然是年长的一方,他拍了拍朱樱司的肩,“我明白了,王,虽然很乱来,不过如果这就是你的想法,我也阻止不了啊?”


“不要自说自话濑名学长,你听我说,其实——”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真是有趣的展开,这样只会让我的灵感如地底的石油般醇厚浓郁!当天才将土地撬开细缝,果实就会如泉水般喷涌而出,滋润这个无聊的世界!”


这次没有朱樱司拉着,月永雷欧真的跳上了写字台。


“没错,这就是我给朱樱写的!不信的话濑名你可以读第四行,我现在就可以背出来,’紫色的,呃,你紫色的双眼,那是我痛苦与快乐共同的——’”


“啊啊啊快住口啊Leader!事情不是这样的,请学长一定要听我说,这个,这个不是这样的!”


朱樱司从来没有像这一刻这样痛恨自己的家族遗传,给了他一双紫色的眼睛。被炉抖个不停,濑名泉的眼神也充满了理解与同情。放在平时,他一定会因为濑名学长难得的温柔感到欣慰——但是现在这样的情景,只能让人欲哭无泪。


“Inspiration~!真是愉快的下午,我的手里握着上天赐予我的机遇,这是神迹,是创造出前所未有的乐曲的最佳时机!来吧朱樱,快点过来,把这些都抄下来,我要开始复述神的旨意了!”


月永雷欧跳下桌子,濑名泉走到一旁的饮水机边,看样子是不打算再管这摊事。


“真的够了!Leader你听我说话,不要自顾自地就写起来啊……!”


请唯一的正常人,鸣上学长,快点出现在这里然后救救我吧。他在心里哀嚎,却认命了一般,蔫蔫地回到月永雷欧身边坐下,开始帮他抄写曲谱。情歌对唱的主意大概是就此泡汤了,连歌词都被当事人读过,还被安上了这种奇怪的(他发誓那那那那绝对不是Leader的真心话)的名义,这条路还没有开始就已经被绝望地封死了。


可他并不想放弃,怎么能就这样放弃呢,朱樱家的家训告诉他,必要时必须为自己亲近的人两肋插刀——如果因为一点小挫折就退缩了,那就不是他朱樱司了。想到这里,他暗暗下定决心。如果Leader的办法不行,就用朱樱司的方法来,一定有什么只有他才能做到的事。



朱樱司·月永雷欧·朔间凛月的场合   Act-2


“总之,我花了一晚上,列了一份详细的计划表,请两位学长过目检阅——司努力衡量思考过每一条要做的事了,如果有不足的地方请在空白的部分继续补充。”


月永雷欧难得从钢琴前移开了位子,与朔间凛月一同挤在被炉前,与他一起瞪着眼前有相当厚度的一沓打印纸。


“冬日恋情曝光大作战……这个名字是不是太直白了啊?”月永雷欧用马克笔把报告书的大标题圈了起来,朔间凛月接过笔,开始在旁边改写。


“是啊是啊,我觉得’让阿濑和小鸣之间变成小凛和真君那种关系的大作战’这种,听起来会比较含蓄呢……”


“那也是一眼就让人知道要干什么了的标题好吗,请不要添乱了!既然如此,我们就用最简单的牵线者的比喻,’丘比特’,来代指这次计划吧。”


“名字其实没所谓吧,但是小朱真的是很用心呢,居然打印了这么多的计划流程和注意事项……最顶级的法式餐厅?”


“没错!司从小就一直听我的父母讲述他们之间那段传奇的爱情故事,啊啊,真是令人心神澎湃!他们的初遇是——”


“停停停停停新来的,跳过凡人们的烂俗升温过程,然后直接快进到罗密欧与朱丽叶是如何互表心迹的部分!”


“真过分啊Leader!咳咳,总之,我的父亲在一间当时非常有名的高级餐厅订了靠窗观景的好位置,与我的母亲共进晚餐。他还花钱请餐厅的人配合清场,在甜点里藏了戒指,然后拿出了一整束的红玫瑰,单膝跪地——”


“呜哇,听起来就像是什么小说里会发生的故事一样……如果是我的话,从准备的部分开始就会觉得麻烦得要死,然后干脆省略仪式,直接天天黏着对方就好了。”


朔间凛月打断了他,朱樱司瘪了瘪嘴。


“是凛月学长太特别了,总之我觉得这样隆重又精心设计的场景,一定能让濑名学长迫于气氛和已经送到手边的道具,然后顺水推舟对鸣上学长表白的。”


“梦想很丰满,现实总是很骨感呢……首先,法式高级餐厅有什么好的选择吗?”


“朱樱家旗下的餐饮品牌里就有世界一流的法式餐厅,以我的权限,仅仅清场一晚并且安排服务员进行cooperation还是很容易的。”


“天啊,是《百万英镑》里的富豪一般的有钱人发言,金钱的腐朽味道侵蚀了我,这本会让灵感溜走……但是唯有这一次,有钱也不坏的样子!富家子弟就是好啊新来的!靠你了!”


月永雷欧听到这里,猛地向他竖起拇指。


“说得像每个有钱人都会做坏事一样,Leader的想法太偏激了,请容我表达我的不满!”


“哎哎这里,’甜点由擅长这个的凛月学长来制作’,这个是在说我?”


“难道司还会认识第二个名为凛月的学长吗……凛月学长的甜点虽然卖相不好,taste可是一流呢。”


“如果说让他们晚上约会的话,我倒是能保持清醒就是了……嗯,也不赖~”


朱樱司把报告书翻到第二页,指了指其中加粗的一行。


“Leader负责在他们用餐的时候弹奏钢琴来营造气氛,当然,我会记得让服务员们把钢琴挪到让客人看不见演奏者的角度。”


“啊啊,简单简单!我甚至想要一只手弹《柔情蜜意》,另一只手弹《梦中的婚礼》了!”


“然后我朱樱司……负责监督清场和服务员们的工作,以及安排当晚menu,准备戒指和花束,这些小事请尽管交给我吧!”


“哼哼,看来已经分工明确~小朱打算怎么把他们俩引到那里去呢?”


“就说是上次的live工作辛苦了,我的父母想用朱樱家餐厅的免费用餐邀请来犒劳各位,但是Leader和凛月学长都不喜欢在严肃的高级餐厅吃饭,所以换了别的。这样理所当然只有他们俩会去了。”


“想不到朱樱在这方面已经如此老练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新来的偶尔也可以派上用场,Inspiration~你的价值和光芒我看到了!”


朔间凛月清楚地看到朱樱司的眉间皱成了川字。


“难道说Leader之前都觉得我没有光芒也没有价值吗!……算了,不是应该跟您计较这些事的时候,这种时候我要以大局为重,这也是家训之一,嗯嗯。通过这次作战,我衷心希望濑名与鸣上两位学长能互通心意,我觉得鸣上学长也很在意他呢。”


“说不定是这样吧,但是小鸣的心意比阿濑的难懂好多啊~?”


“但是,不试一下的话就不会知道结果……”


“啊啊不要犹豫啦!我在这里举起王的旗帜号召我的骑士们,帮助我们的同伴时不该有丝毫迟疑!这次作战是板上钉钉的事,无论成功与否都是一件值得夸耀的功绩!我要表彰你,朱樱,你提出了一件我们从来没考虑去做的事,这很好!但是接下来我们要做的,是要让事情变得更好!”


“我宣布,本次冬日恋情曝光大作战,正式开始!”


“……已经更名为丘比特啦Leader,你有没有听我说啊刚刚……!”



朱樱司·月永雷欧·朔间凛月的场合   Act-3


“清场——准备完毕,打扫的部分正在收尾,好的,继续工作。厨房——食材应该都准备好了,临时发现遗漏的部分立刻与我汇报。戒指——已经交给凛月学长了?好的。还有……”


朱樱司手里握着无线电,这其实是他第一次在这间餐厅里进行指挥,以往他从不插手家族的餐饮企业运营。虽说经验不足,不够熟练的部分可以用谨慎与努力来弥补,至少这方面他自认不会输给任何人,更何况这次是撮合自己尊敬的两位前辈的大事。


月永雷欧无所事事地坐在钢琴前,探出半个头:“好无聊啊新来的,濑名和鸣还有多久到?”


“我叫他们七点来的,大概还有半个小时左右吧,在那之前我要把所有的东西都检查完。”


“说起来,凛月已经在里面开始准备了?他好像有多要几份材料吧。”


“是的,凛月学长说想多做一份带回去给衣更学长……作为报酬。虽然十分无可奈何,但是只要他能够完成这个艰巨的任务,即使是要做整个trickstar的份的甜点也没问题。”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凛月就是这样有意思的家伙!但是就这样坐着很没意思,反正还有半个小时,让我来弹几首吧,就当是这爱情暴风雨的激情前奏!”


“夸张的比喻呢……但是我不反对Leader弹钢琴,即使是当做熟悉equipment也好。而,而且,就司的个人而言,我也非常喜欢听Leader弹的曲子……”


“想听就直白地说出来吧!爱你哦~”


说着,对方的手指已经狂放地砸上琴键,是看似毫无章法的舞动,音符却逐渐拧成一股浑然一体的旋律,小节与小节之间衔接得完美又流畅,很难让人相信这是现场创作的钢琴曲。他仍然在对讲机里与服务员们沟通,却不由自主地分出了部分注意力来倾听。这就是Knights的Leader,月永雷欧——他想,即使是个在外人眼里看来疯疯癫癫又孩子气的家伙,却被音乐女神赋予了独一无二的能力,Knights的王——


“小朱——过来一下——”


是朔间凛月在叫他。朱樱司定了定神,快步往厨房里走去。找到朔间凛月时,他看到对方身上已经包好了围裙,手里还拿着一张小纸条。


“反正这些我都会做,选一个吧?”


“覆盆子strawberry慕斯……听起来有点普通,正因为如此,凛月学长做出来一定极其异形,会吓到人的,我看看下一个……西葫芦闷牛油果膏脆皮塔配巧克力酱?我从未听说法式甜点里有这种堪称黑暗料理的存在。……焗烤玫瑰薰衣草夹心cheese流心派?已经不知道该从流心还是玫瑰薰衣草开始与你争论了,一定要选一个的话……还是最后那个吧。”


“即使是末子这样质疑我的甜点,我也会觉得伤心的,味道可是绝对可靠的噢?”


“就算是这样也想选听起来稍微正常点的啊!要是不好吃的话,万一影响到这次的气氛营造就不好了,怎么想这份甜品鸣上学长都必须喜欢吃才行!”


“诶……那这样的话,我把薰衣草换成芒果来做吧,小鸣很喜欢吃芒果嘛。”


“玫瑰跟芒果放在一起真的没问题吗……请凛月学长自己考虑吧,不管怎么样,学长你才是对这方面精通的专家,我本来不该干涉甜点内馅的。”


“那就芒果了,要是真君也爱吃就好了~”


“我不会干涉凛月学长的恋爱自由,但是现在是正经的作战时间……请稍稍严肃一点。”


“小朱不用这么紧张嘛,反正如果他们能在一起的话,最后一定会在一起的。”


这番安抚一样的话语,反而让朱樱司有点别扭起来了。


“不要说得好像已经看到了那么确凿的未来一样啦……虽然我确实很希望这个作战能够成功,不过不得不承认,失败的可能性也是有的。”


他看到朔间凛月的眼睛眯成了一条缝,里面是他看不懂的笑意。


”说不定真的看到了呢,呵呵……“


等到濑名泉与鸣上岚两人出现在餐厅门口,一切准备工作都已就绪。月永雷欧的钢琴声从他们脚踏入门内的那一刻就已奏起,换来的是他们惊讶的眼神。朱樱司躲在回廊的拐角处悄悄观察着外面的情况,鸣上岚似乎今天心情很不错,笑眯眯的挽着濑名泉的手臂,不管对方是怎样一副嫌弃的表情都不肯松手。


而濑名学长,这个男人,正如凛月学长所说,只会嘴上欺负人,身体却很诚实的不会拒绝,虽然一直都被拽着胳膊也嚷嚷着什么超烦人,但是却没有用力把对方甩开,他朱樱司已经看透濑名学长了!虽然不合时宜,但是他完全明白了朔间凛月所说的“好懂”是怎么回事——喜好都明明白白写在动作里,嘴上说的多半是台面上做做样子。


这样想不如说觉得平时对自己像恶鬼一样的濑名学长好像有点可爱呢。他忍不住笑出了一声,立刻又意识到自己的距离不算太远,闭上嘴继续看着那两人。


不知道为什么,濑名学长不经意间抿着嘴唇扫视了一圈周围,那个眼神让他不由得有点紧张起来。但是这份疑虑马上被两人间看起来良好的聊天氛围给打消了。很好,计划照常进行,他打开对讲机,通知配餐的服务生为那一桌摆上餐前酒和面包。


当事情进展到要将藏有戒指的甜点端上桌的时候,发生了一些变化。


“……我忘记了!凛月学长的甜点虽然美味,却总是具有毁灭性的外表…………”


朱樱司盯着眼前那一大块紫黑色的糕状物,绝望地惨叫起来。


“说到底为什么’芒果玫瑰芝士流心派’会是紫色的啊!就算加的不是芒果是薰衣草我也无法理解这个深紫的颜色啊!这,这下该怎么拿出去……”


那一边,鸣上岚似乎有点等不及甜点上桌了,他看见对方叫了服务员过去,笑意盈盈地说了些什么。那个服务员快步小跑过来,告诉他客人在催促接下来的菜品。


“………………”


没办法了。他闭了闭眼,用手指了指一旁的贝壳形大盘,里面是颜色令人起疑的……姑且称之为甜品,朔间凛月无辜地摊了摊手。


“你把这个端上去吧。”


“好,好的。”


希望鸣上学长不要太在意啊?他在心里默念,在拐角处紧盯着那两人。濑名泉见到那份甜品时表情一下子变得极其古怪,然后对鸣上岚说了句什么,径自站了起来。


整个计划就是从这里开始脱轨的。


“司君,你给我过来。”


最初他并不知道那是在叫谁——后来才意识到,濑名泉正往这个拐角的地方走过来,并且气势汹汹,大有要拿他问罪之势。


“等,等下,濑名学长,为什么你会知道是我在这里——”


“你的视线太直白强烈了吧,我都被看到快要背上起毛了啊?这样一想果然我的猜想没错,鸣君,别吃那个甜品,这肯定是什么联合恶作剧,我们俩被耍到现在了。”


“没有啊,才不是这样!而且为什么濑名学长你会觉得这是联合恶作剧什么的……?”


“太明显了吧,从进门的时候开始。”


说着濑名泉用手指了指钢琴的所在地,音乐已经停了,月永雷欧也不知道在什么时候从钢琴凳上消失了。鸣上岚叹了口气,放下纤细的银叉,托腮看着他们两人。


“如果说只是简单地融合两首名曲的调子,会一点作曲的人经过编排都可以做到,但是前提是那是两首风格相符的乐曲。《停在蔷薇上小小的爱》倒是常见,但我无论如何都没想到王这个笨蛋居然能将《日薄西山情依依》给弹进这一首里……从一开始就从技术层面暴露了你们是多个熟人作战。”


“而且餐厅本身也很奇怪哦,”鸣上岚在一旁补充,“如果只是免费用餐邀请,排场也未免太大了。这样的周末,小司司家的高级餐厅怎么可能除了我们以外没有一桌客人呢,一看就是有所准备吧?”


朱樱司动摇了,随即懊恼地捂住了脸。


“是哦,我,我还以为自己做出了多么缜密的计划,原来还有这么多的漏洞……我真是……”


“最后那个甜品一上来,我就彻底明白是怎么回事了,连睡间都参与进来,司君的面子还真是不小啊?说到底弄了这么多东西,就是为了恶整我们两个吗?如果给不出合理的解释的话,我就要让司君永远下到没有零食的地狱里了啊?”


“濑名学长太过分了!我,我不是,我没有,这个是……”


“哎,不要再为难新来的啦,他也是为了你们两个好嘛。”


救救救救救救命啊王大人!朱樱司仿佛抓住了一根稻草一般,终于止住了身体的颤抖,好的,只要跟Leader一起,好好向两位学长解释一下,应该可以蒙混过关的,应该……


“是啊,小朱确实是为了你们两个。说到这件事,就不得不提起阿濑了,真是个坏心眼的男人呢,竟然把责任全都推给了小朱。”


诶?这是凛月学长……但是他在说什么?


“事到如今,我也不好意思再帮着阿濑瞒着小鸣了啊?小鸣,事情是这样的,阿濑这个心口不一的家伙,其实喜欢你很久了。”


“??!”


就这么说出来了吗???朱樱司张大了嘴,他转头去看濑名泉与鸣上岚的反应。金色头发的那一位眼睛微微瞪大,但是什么声音也没有发出来,只有那双眼睛流露了惊讶,而分量也很可以说是微乎其微了。濑名泉的反应更加激烈,他差点没伸出手去捂住朔间凛月的嘴,然后在几秒钟之内恢复了镇静。


“睡间你在瞎说些什么,毫无根据的猜测就只是你的妄想而已啊?”


“确实是这样的,小鸣,我可以证明,今天的事情是阿濑一手策划的。”朔间凛月按住了嘴长得越来越大的末子的肩膀,另一只手把已经笑得直不起腰的王拉到身后,“他用扣押的零食胁迫了我们可怜的末子来为他制作一个计划,还来请求我和王的帮助,就是为了在今天有一个适合的机会对你告白。”


这下濑名泉的嘴也张大了,圆得能够放下鸡蛋。


“连戒指他都准备好了哦?他还特意拜托我把戒指放进甜点里,就是想弄得惊喜一点来着,没想到啊,小鸣你这么聪明,一走进餐厅门就识破了这是一场准备好的计划,他也只好顺着你的话来说,说这是一场我们策划的恶作剧。”


“但是他现在这样把责任全部推给末子,我一个老人家,实在是看不下去了啊?”


“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就是啊濑名,你指使的现在还不承认,爱要大胆说出来,要是罗密欧没有表白,《罗密欧与朱丽叶》就会变成《朱丽叶和她反正不是罗密欧的男朋友》,你就直接告诉鸣你喜欢他不就没事了?”


月永雷欧已经完全接受了新的设定,并且开始帮腔。


“你们,喂鸣君,等下,你可不要相信他们这——”


“啊,是真的,泉……甜点里有戒指……”


就朔间凛月带头胡编乱造的这段时间里,鸣上岚已经用叉子扒拉开了那一滩紫色的可疑物,里面确实安安静静地躺着一枚银环。濑名泉张了张嘴,什么话也说不下去了,鸣上岚也安安静静盯着他。


“喂,阿濑,不要再嘴硬了啦,就这样承认然后——”


“就因为有戒指所以你就相信他们说这一切是我指使的鬼话了?我怎么可能会为了鸣君做这种事。”朱樱司眼尖地瞧见,濑名泉的双拳悄悄地在身旁握紧了,“我不需要司君或者睡间你们来掺和,各种意义上都不需要,像现在这样的恶作剧已经够了吧?”


“而且说到底,我。”话语到这里顿了顿,那一刻的空气里弥漫着沉默,“我根本……没有喜欢鸣君,也自然不会策划什么表白。”


“濑名学长还在胡说!你明明对鸣上学长那么……”


“泉说得对呢,这样的恶作剧已经够了吧?”


是鸣上岚说话了,声音较平日更加低沉冷淡,隐约透露出一股疲惫的味道。


“但是鸣上学长,濑名学长他真的……”


“我都说了没有了,司君你要我重复几遍啊?……没有。”


这话根本是在逞强刻意强调,朱樱司还想继续开口反驳对方,却被鸣上岚打断了。


“泉都把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再想让我相信这是他的策划也不可能了呀……毕竟正如泉所说,他对人家可是一点意思也没有呢。”


“鸣君……”


“人家虽然是喜欢被追求的女孩子,也喜欢浪漫的套路和情节,但是勉强别人的事,人家也不怎么爱做呢。泉不是都说了,他不可能为我做这种事的。”


“所以还是算了啦,虽然大家好像真的准备了很久,但是别再捉弄泉,也别再……捉弄我了。”


说完这句话,他自己也从座位上站了起来,笑着跟他们挥了挥手。


“好了,人家也差不多该走啦,谢谢小司司的款待,虽然是恶作剧但是法式餐点真的很美味~小凛月的甜点也是,为了翻戒指直接破坏掉了有点可惜呢。”


“……等下,鸣君,我刚刚的意思不是——”


“哎呀,那还能是什么意思?泉不用解释啦,人家当然全都明白。”


鸣上岚头也没回地轻笑着回答,脚步一点也没有放缓。


“小鸣,先等一下。我可以帮阿濑和小朱解释所有的事情。”


还是朔间凛月。朱樱司现在只想从这间法式餐厅位于的商场顶层跳下去谢罪,搞砸了搞砸了搞砸了啊!是他的错,各方面还没怎么考虑周全就急着撮合别人,下场就是现在这幅凄惨可怜的样子。搞砸了啊!此刻他的心情比被濑名泉没收零食时糟糕几百倍不止。


尤其是鸣上岚最后的表情,看在眼里不知为何让人感到疼痛。


“明天早上找我吧,王和小朱也要来,到那个时候,老人家会负起责任,把整件事的来龙去脉好好讲给你们听的。今天已经很晚啦,老人家倒是很精神,年轻人会熬不住的吧?”


就算明天见面再说又能怎样?事情还能有什么转机吗,或者说——修补因为濑名泉那一番伤害对方的话语割开的裂痕的方法,真的存在吗?


“小鸣和阿濑,约好了噢,摄影棚见。”


朱樱司能看到的,只有朔间凛月与月永雷欧互相对视一眼,然后露出若有所思的神情的侧脸。


-tbc-

是坑的点文,在这边也发一下!

真的很久很久没写过这种纯粹为了娱乐与甜而发电的文章了,已经完全不知道自己写了些什么了,太羞耻了,要切腹谢罪了(……

微博被说只有这篇像少女也是让人忍不住猛虎落地以头抢地(……

总之希望阅读愉快以及慢点殴打作者!

评论(11)
热度(148)
©伞响HIBIKI | Powered by LOFTER